四件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件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富士康近4000人面临分流员工想被辞

发布时间:2020-02-11 03:00:30 阅读: 来源:四件套厂家

拖到合同到期 恐无分文补偿

近日,记者接到来自富士康科技集团下属群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群康科技”)的员工投诉信,称群康科技5月起至6月上旬全面停工,2000余人面临分流。

而据富士康回应,分流是正常情况,面临分流人员其实更多,有近4000人,采取了三类分流方案。但一种少见的新情况是,工龄较长员工集体表示希望被富士康辞退,而富士康表示希望员工留下。

工人投诉

2000余员工将被分流

据爆料人史先生介绍,群康科技停工有两个部门,分别始于5月和6月,影响约2000余人,一开始,部分科长、经理等陆续调往富士康其他事业部门,而余下千名员工等待分流。现在,待工员工每月拿着2000多元的基本工资,还需缴纳三险一金、房租等。

史先生称,公司曾多次安排招聘会,以期能将员工分流出去,而这种方式只解决10%的员工就业,还有千余名员工坐在板凳上没事做。目前,待分流员工的平均工龄在3—5年,高级别的是生产线上的组长,更高级别的都被富士康直接调到其他工厂,或是自己找其他工厂接收,且岗位薪资都不会有太多的变化。

一位李姓员工的想法折射出了集体担忧:85%左右的待分流员工将于今年10月31日劳动合同到期。届时如果员工不接受分流,签订新劳动合同,将会按正常程序与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关系,且公司不需要承担任何遣散费用。

对此,史先生称,按法律程序,遣散费用是员工的工龄与每年的平均工资相乘,每个员工大约会获得1万多元的补偿。而如果公司拖到10月份合同到期,就无需花费大量的裁员成本。

据群康科技工会工作人员李晓冰昨日介绍,工会调查了解,老员工主要担心分流后薪资会更低,职务调动会变更差。而据一位员工向南方日报记者透露,除了担心未来不确定,自己对以往多次遭遇被分流的经历有所失望。他们每个人至少被分流过一次,虽然底薪职位不变,但是在一个新岗位,一切都需重新起步。而协商裁员的话可以获得补偿。

工人越级谈诉求被警告

据多名爆料员工称,群康科技员工在工厂停工之后,曾向富士康集团工会反映过员工诉求,希望与群康科技达成协议裁员,公司给出一定的补偿,但是这种诉求有去无回。

在集团工会没有做出回应的情况下,员工又登门在诉求窗口找到了深圳市总工会,深圳市总工会回应称会协调富士康集团工会,但是否协调员工尚未得知。

无奈之下,群康科技数名员工集体找到了富士康集团副总裁戴正吴及数名高层,希望协商裁员。戴正吴称集团不会主动裁员,并承诺一周内答复。但三周过去了,除当天下午员工填写的调查问卷,没有回应。

员工集体“上访”戴正吴后,还被群康科技相关主管部门当面警告,称不能跨级上诉,如再次发生则开除。受访员工介绍,在与公司沟通的过程中,缺乏更高级别的对话对象,与员工说上话的仅仅是人资部门的经理,负责龙华区的主管基本上不到公司来。

公司回应

三种分流方案供选择

昨日,富士康科技集团及群康科技人事主管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称,现阶段富士康下属群康科技公司存在的停产待工消息不属实,实则为公司内部员工的一次正常分流,但员工工作量确有起伏,而且,与以往分流不同,这次最大特点,是大部分待分流员工希望“被解职”,以3—5年工龄的老员工为主。

富士康集团媒体部总监刘坤介绍,在富士康,员工分流是很正常的现象,一个工厂处于淡季时,员工就可能被分流到处于生产旺季的工厂,员工都是一个地区之间的分流。他称,分流并不表示富士康内迁,只是群康科技业务有所调整。

刘坤介绍,对于分流富士康有三种解决方案:

一类是员工返乡,现在富士康已在河南郑州和四川成都建立了大型工厂,而富士康的员工大部分都来自河南,所以返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二类是分流到其他城市,公司给予一定的安家补偿,已婚者补偿1500元,未婚者补偿1000元,管理层是1500—2000元之间,底薪按照深圳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就高不就低;三类是员工分流到深圳其他事业群,根据“四不变”(工作地点、就职岗位、薪资福利和法人代表均不变)的原则进行分流。

员工分流保证薪资等级

刘坤称,投诉的员工史先生提供的数据其实有误,目前群康科技待分流员工已分流至其他事业群的,有736人,其中,回河南工厂工作的有4人,自愿去宁波的有190人。现在工厂还有3456名待分流人员。

至于剩下的3456名员工的现状,群康科技中国区人资处处长黄墩富称:“目前,工厂虽然有一些设备搬离,但是员工仍旧正常上下班,甚至因为部分人员分流,有的业务量还加大,部分员工还需加班。”

黄墩富介绍,群康科技为了解决员工分流问题,从5月至今,举办了56场说明会和座谈会,希望给员工更多进入其他集团事业群的机会,7月底,计划还有10场。

“员工想被辞,我们不愿意。”刘坤表示,虽然群康科技举办数场说明会与座谈会,但老员工更期待的是能够“被辞退”。对于富士康来说,裁员支付的补偿金是巨大的,特别是下属群康科技75%员工平均工龄都达到了3—5年,有的是15年工龄,也有经理级员工。

“从公司的角度而言,也不希望这么多老资历的员工被辞退,也是不允许的,而且富士康完全有消化能力,现在我们还在对外招聘新员工。而且,大量操作熟练的工人也是很稀缺的,不会辞退,对员工的分流也会保证薪资和等级不降低,并愿意到期时与员工续约。”刘坤表示,如果员工觉得有不合法之处,可以去劳动诉讼,由法院给出判决结果,依照法院判决执行。希望一切行动以法律为底线。

建议协商对话 合理解决分歧

律师说法

劳动合同法律师黄彪分析,富士康主动辞退大批员工是成本最高的,按兵不动的成本会相对少,而分流成功则最受益。员工或许碰到的情况是,要么服从富士康分流,要么辞职或不续约。员工选择分流时新单位如果延续旧工龄,会比员工主动解除合同或者到期不续约的损失要小。但具体情况会有差别,需要专业人士具体分析。

据刘坤介绍,员工分流到富士康其他事业群,每个事业群是独立法人。另一位劳动合同法律师何远程称,假如经过认定,分流去的新事业群属于与新主体签约新合同,员工可以通过法律认定旧合同里对分流的法律责任进行维权。何远程称,暂时不建议数以千计员工打官司,而是建议通过双方协商对话来合理解决分歧。

早川濑里奈ed2k

长泽梓作品封面

成人激情小说

精选散文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