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件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件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洲难民政策或遇拐点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5:36 阅读: 来源:四件套厂家

跨年夜发生在科隆、苏黎世、赫尔辛基等欧洲城市的大规模性侵案件,不仅在一般意义上的治安层面为欧洲社会敲响警钟,而且仍在持续发酵,有可能成为压垮欧洲相对宽容的难民政策的“最后一根稻草”。

1月9日,约1700人在科隆参与反难民游行,高举“不欢迎难民强奸犯”的标语,要求驱逐难民。10日晚间,6名巴基斯坦人和1名叙利亚人在科隆遭到约20名不明人士的暴力攻击,数人被送医治疗。

分析人士认为,跨年夜集体性侵案,已经打开欧洲难民问题的“潘多拉盒子”,并有可能不断地撕裂欧洲社会。此案极有可能对已经签署了30年之久的“申根协议”产生影响,对欧盟人员自由流动和“善待”难民的基本价值观形成挑战。

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国际移民组织日前公布,德国在2015年创纪录地接收了110万难民。二战后,德意志民族背负着“罪恶感”,接收安置来自全世界的各类难民,一直是欧盟收容难民最多的国家,也是全世界除美国外,寻求庇护难民人数最多的国家。叙利亚内战后,面对汹涌而来的“世纪难民潮”,默克尔顶住来自执政团队内部和欧盟内不同声音的压力,直面朝野上下的非议,力主开放边界,最大限度地欢迎、安置难民,为捍卫欧盟的基本价值观贡献良多。但现在,对其难民政策的批评已经上升到了“极不负责任的历史错误”的高度。批评者认为,实行了一年多的宽松难民政策,不仅威胁到德国社会结构自身的稳定,而且正在破坏着欧盟的团结与合作,并一定会使欧洲陷入混乱,最终削弱欧盟的整体实力。

说到难民,世人均对他们因为战祸而不得不抛家舍业背井离乡的命运深表同情。但正如在许多西方语言中都有的那句谚语所云:“唯自助者天助之”。难民的自我管理、自我克制、自我提升、主动融入极其重要。以瑞士接收葡萄牙难民为例,瑞士虽然是一个800多万人口的小国,但却曾经是接收难民的大国,也一直是难民最愿意投奔的目的地国。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大量的葡萄牙青年学生、知识分子因为政治、经济、社会等原因开始来到瑞士,其中一些人是以短工、留学生身份,也有很多是以难民身份。30多年过去,21.6万名葡萄牙人在这个对他们来说遥远的异乡与当地人和谐相处,在某些葡萄牙人聚集的村镇,他们的人数比例虽然超过了当地人,但由于他们有效的自我管理,迄今为止没有发生过任何大的冲突。用瑞士人的话说,葡萄牙移民和难民“有问题都是自己内部解决,不给别人找麻烦。”

短短一年内,仅在德国一个国家,就有110万难民涌入,而且这股潮流还在继续,这给欧洲社会带来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难民中的极少数人,又做出了让欧洲各国“政府与百姓共愤、居民与难民齐讨”的事情,这对难民的整体命运将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欧洲接收难民的历史乃至欧盟人员自由流动的历史,在此可能碰到了一个“拐点”。欧洲难民政策在当下如何演进,是对欧洲团结和“欧洲价值观”的历史性考验。 (驻日内瓦记者 何农)

相关报道:

难民问题削弱默克尔政治权威

德国接收了上百万中东北非难民,难民问题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显现,但对于整个难民融入计划而言,接收阶段的各项负担还仅仅是一个开头。

最近,法国巴黎暴恐事件和科隆性侵事件的发生,让中东难民群体在欧洲社会的形象遭遇重大危机。巴黎暴恐事件让法国一度关闭国境,而德国国内害怕恐怖分子与难民一起涌入的人,也要求政府采取和法国一样的措施。600余名犯罪嫌疑人集体涉案的科隆性侵事件,正成为压垮这一政策的最后一根稻草。最新民调显示,只有58%的民众支持默克尔政府的难民政策,这一比例比半年前下降了17个百分点。恐怖暴力和刑事犯罪这一对孪生兄弟,正在一步步销蚀着德国社会对政府的信心。

事件发生后,默克尔及其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向德国议会提出法案,要求实施更为严格的难民监管法规,授权法官从严从快把“严重犯罪分子”驱逐出境。但问题是,即便法案获得通过,也难以百分之百地确保安全。而且,德国社会并没有承担这一风险的道德责任,也没有任何一位领导人愿意长时间与公众舆论背道而驰。说到底,抬高门槛、扎紧口袋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呼吁加强边检的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费尔称,“我们现在有一个安全问题”。

性侵事件在德国社会激起了更强烈的排外情绪,极右翼组织打出了“默克尔下台”、“不欢迎难民狼”等标语。对此,政府只能一面压制抗议声浪,叫停一些示威活动,一面为难民群体“正名”,把普通难民与事件中的犯罪分子区分开。司法部长表示,不应仅凭借性侵事件来对难民是否守法下结论。默克尔也称,把在德国犯罪的难民驱逐出境“不符合德国民众的利益”。但以当前的情况看,很难对默克尔的“坚持”做出乐观的预测。

过去一年,德国接收了上百万中东北非难民,难民问题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消费者的信心指数一路下滑。但对于整个难民融入计划而言,接收阶段的各项负担还仅仅是一个开头。其他国家大多早已看透了德国的前景,瑞典、丹麦等更是抢先一步加强了边境管控,默克尔的同盟军正在越来越少。

默克尔政府“大方”接收难民的心理基础,是“政治庇护权利不可侵犯”的人权原则。但说来说去,把对抽象原则的坚守转化为对执政绩效的累积才是硬道理。如今,虽然执政当局接收难民的态度依然总体积极,但现有进程中法律措施滞后、利益纠葛难清的弱点已经尽显。而在境外,欧盟推动土耳其充当阻断难民潮主力军的努力进展缓慢,沙特伊朗这对冤家的断交对抗风波却在持续恶化,难民潮对欧洲的冲击,短期内还看不到尽头。大约四分之三的德国民众认为,难民问题将是默克尔政府在2016年的头等大事。最坏而且不太难出现的结果,恐怕是默克尔政府与其难民政策一道滑落。

□史泽华(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福州西装定做

柳州订做工作服

北京工服订制

阿拉尔订制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