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件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件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新36条实施后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心态实录轮环藤属

发布时间:2020-10-18 18:03:45 阅读: 来源:四件套厂家

新36条实施后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心态实录

全国消息:我国法律没有禁止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但长期以来两者之间隔着一道“玻璃门”,门内风景美丽,民企望而却步。国务院2010年出台“新36条”,从政策上为民间资本打开了这道“玻璃门”。但记者在东西部一些省市调查时,一些民企经营者和民间资本研究人士反映,“玻璃门”打开后,由于里面坐着垄断性国企这只“大老虎”,民间资本对进入垄断行业的心情既盼望又犹疑,既兴奋又担忧,普遍觉得打破垄断的道路充满艰辛与无奈。

心态:没实力不敢进 没权利不愿进 没席位进不去

民间资本何以在“玻璃门”前翘首盼望又踟蹰不前?一些民企和工商联界负责人道出了自己的心态:

一是不敢进,民企没有实力和“巨无霸”一争高下。重庆市工商联副主席陈健说,政府虽然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但民企进去后往往面临央企的冲击,无法发展。以电信市场为例,国外电信市场是充满竞争的领域,国内电信市场却是垄断性高利润行业,中国移动等三巨头早已积累了丰厚的资本与实力,民企进去后,三巨头挤垮民企不费吹灰之力,他们可以用送话费、送手机等市场营销策略与对手竞争,一言不发就可让对手举手投降。

二是不愿进,不愿当没有话语权的“小媳妇”。一些央企近段时间表示愿意和民间资本共同发展,中石油就一口气抛出了2000余亿元的项目向民企招商,但许多民营企业却选择观望。重庆民生能源公司董事长薛方全分析,少数大国企积极与民企合资,这种姿态值得肯定,但他们要求控股,而且把自己操盘当成基本原则,这就吓退了许多民企。在薛方全的办公室,记者看到了一家垄断性石化国企草拟的其与民生能源公司合作协议书,内容是:垄断性国企控股60%,民生能源现金入股40%;董事会、监事会分别有三席,垄断性国企各占两席。薛方全说:“我对此不感兴趣,这样做,我永远没有话语权。”

三是进不去,大部分垄断行业要么已经把市场瓜分完毕,要么门槛太高。凡是资产过三五十亿元的民企,都有进入垄断行业的冲动,但就是进不去。这如同一场盛宴,民企虽然拿到了请柬,却找不到一个席位,因为石油天然气开采及勘探等十几个领域,早已被央企牢牢把持。

薛方全3年前就放出话来,要在2010年开采天然气,如今却已泄气。他说,我国石油天然气开采实行区块登记制度,三大石油巨头已经把所有区块登记完,民企怎么进得去?

困境:“侯门一入深似海” 民企门外独徘徊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民营企业对能否真正进入垄断行业分“一杯羹”还是将信将疑,担心垄断国企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国企在各种资源分配上占据绝对强势,而双方又缺乏信任和市场化合作的机制,民企认为自己处于“被施舍”的地位,不敢放开胆量闯进“玻璃门”。

首先,彼此缺乏信任,民营企业抱怨国企不会把利益拱手相让,国企认为民企只会惟利是图。

陈健说:“即使现在号称进入垄断行业的民企也不是真正打破垄断,而是停留于垄断性产业链的末端,受制于人,人家吃不了的才让民企吃一点,所谓打破垄断不过是给人家拾遗补缺。”

重庆民生能源集团是我国较早进入石化行业的民企。1997年,民生能源在偏远的重庆石柱县建设天然气管网,开拓了天然气供应市场,此后又在湖北利川建设了天然气输送管网。薛方全表示,自己经营的都是大国企不愿涉足的偏远市场,在效益好的大城市,民企不可能插足。他说:“他们的经营成本比我们低很多,我们的劳动生产率却比他们多好几倍。”据介绍,经营重庆主城天然气市场的国企,不仅市场好,而且坐享其成,中石油直接把管道铺到重庆主城,固定资产投资率很低。民生能源的供气方则是位于湖北利川的中石化气田,供气价格上浮10%。当时民生能源投资4000多万元,从崇山峻岭中架设了通往石柱的管线。

全国工商联常委、浙江神力集团董事长郑胜涛则表示,在一些内部会议上,一些政府和国企负责人还是把民营企业视作只管眼前利益的“赚钱机器”,认为民企只会搅乱市场,“如果彼此缺乏信任,合作就没有基础。”

其次,民企有“前车之鉴”,即便垄断行业抛出“橄榄枝”,民企却担心“侯门一入深似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陕西老板介绍,他2003年开办了天然气加气站,后与中石油合资,中石油股权占51%,自己股权占49%,再后来中石油增资扩股,自己股权又被稀释到百分之二三十,最后干脆卖给中石油。他说,双方对利益的追求度和管理模式都存在差异,民企要求回馈快,恨不得把一分钱掰两半花,中石油则执行长远战略,着眼于占领市场。在这方面民企必须识时务,与垄断国企合作,民企永远是陪衬。

浙江光宇集团在2005年投资了衢常铁路,持股32.5%,后来为获得宝贵的“一票否决权”增加投资,股权升至34%。但2006年8月,在总共出资5000多万元后,光宇集团决定不再追加投资,所持股份逐步降至18.88%,衢常铁路正式通车之际全部退出。光宇集团认为自己不懂铁路经营,衢常铁路仅仅是一条支线铁路,是上海铁路局庞大铁路运输网中的一小段,因此在铁路的运力调动以及运量安排上,他们没有话语权。光宇集团的这一投资尝试被浙江民企界调侃为“西装革履进去,赤身裸体出来”。

浙江省工商联研究室主任周冠鑫认为,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是一项创举,也是我国经济改革的难点和突破口,要给他们彼此充分熟悉磨合的时间。

期待:民企打破垄断有“五盼”

民营企业普遍希望在打破垄断方面,环境好一些,气候温暖一点,土壤肥沃一点。据记者调查,民企有“五盼”:

一盼政府尽快制定打破垄断的具体办法。民营经济界不少人士表示,时至今日,“新36条”中的打破垄断仍处在指导性文件层面上,实际上打破垄断的具体任务,少则一个到数个部门负责,多则十几个部门负责。哪一级政府部门负责与民企对接?怎样有针对性地帮助民企进入垄断行业?这些问题没人来解决。

二盼垄断性国企不要再垄断新市场。一些石油商界的民企负责人认为,中石油等三巨头已将石油天然气开采业全部垄断,打破垄断局面已是天方夜谭。但民企对页岩气和浅层天然气开采业抱有希望,尤其是我国正在尝试开采页岩气,一旦技术成熟,市场巨大,希望政府让民企在页岩气开采等新兴领域分一杯羹。

三盼降低垄断业门槛。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军说,“新36条”明确规定民间资本可进入法律未明令禁止的垄断行业,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准入门槛往往抬得非常高,比如国企注册资金是1000万元,民企注册就需要5000万元,此类问题应该得到解决。郑胜涛认为,石油贸易行业为民企设置了“5000万注册资本和拥有一个5万吨级原油码头”的准入条件,这样的民企全国没几个。

四盼金融服务组织携带大规模民间资本进入垄断业。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首席法律顾问熊智认为,在“巨无霸”国企面前,单个民企进入垄断业,很难打破垄断,同时也难以激活许多民间资本。但在我国能源供求紧张的背景下,如果让垄断性央企与私募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合作共同开采石油天然气、煤层气等能源,不仅能缓解我国能源短缺紧张局面,也给国企和民间资本带来双赢。

五盼垄断性国企别当裁判员。许多民企负责人表示,当前,许多垄断性国企自己制定国家标准,自己制定竞争规则,这显然不利于民企打破垄断,只要大国企不高兴,他们随时可以挤垮民企。

太原看尖锐湿疣好的医院

治阳痿早泄的医院

杭州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

成都癫痫治疗医院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