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件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件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杂粮是怎么复杂起来的紫麻

发布时间:2020-11-04 07:49:52 阅读: 来源:四件套厂家

杂粮是怎么“复杂”起来的

全国消息:春节后价格先是暗涨、继而发飚的绿豆、红小豆,在国家发出加强市场管理警示后的这个月里,终于出现消费者期待的显著回落。但半年来杂粮市场无常变脸的个中迷离、诡异,不仅仍在引来各方异乎寻常的猜测、众说纷纭的评议,更让不少业内人士的神经始终处于紧绷状态。就连在杂粮市场摸爬滚打了20多年的淘乐雅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永涛,前些日子也被狠狠地呛了一大口浑水:为了执行以15000元/吨和伊利、蒙牛订下的冷饮制品原料供货合同,他咬牙在18000元/吨高位拿货,把300吨绿豆悉数送了过去,仅这一进一出,徐永涛说他这次最少要干赔70多万。“这次绿豆乱价最倒霉的是我们这些大型杂粮企业,但做生意最重要的是必须守约,不然准乱套。”6月10日,谈起当下杂粮市场迷局,徐永涛在公司会议室里顺带“插播”了这样一条自家遭遇。

徐永涛的淘乐雅公司,坐落在北京向南、天津向西一两个小时车程的河北省文安县城东,一个叫刘么管区的地方,这里沿路两侧分布着120来家大大小小、常年主营杂粮购销加工的企业。在这里,你能买到全国所有产地的杂粮,也能找到从国外进口的杂粮。因为前期绿豆价格疯涨,不少人都知道了国内最大绿豆产地在吉林白城市,但要了解整个杂粮市场的运行脉络,文安是一定应该去看看的。因为这个辖属于廊坊市的县域,早已集杂粮种植和收储、加工、运销、集港出口声名于一身,在杂粮行当里地位绝对属于重量级。据县农业局负责人介绍,杂粮在文安这个地方是农业长项,尤其是主产红小豆。1994年全县的红小豆面积曾达到过9万亩,现在即使因为工业经济发展的原因面积退减了不少,依然也还保有2万亩。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传统出产杂粮的文安,在近20年里不断在杂粮产业化的购销、加工方面用功,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杂粮集散地和精加工出口基地,其中不乏像淘乐雅、占祥等国内外知名杂粮大企业。现在仅每年经文安的刘么杂粮市场,由天津集港出口到日本的红小豆就达5万吨,能占其销售市场的70%,一度控制了日本国内红小豆市场。

由于今年国内市场绿豆、红小豆等杂粮价格接连异动,各方关于杂粮价格变化成因的说法很多,诸如产需矛盾说、游资炒作说、粮商囤货说、粮农惜售说等等,甚至还有近似搞笑的所谓张悟本绿豆养生助推说。一时间众人眼花缭乱,搞不明白这从未进入社会话题的小杂粮,怎么会变得如此云里雾里。杂粮真的就这么“复杂”?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赶赴文安找到了“杂粮大腕”徐永涛。

徐永涛1986年即涉足杂粮生意场,创办公司主营红小豆、绿豆,与中粮集团有长期合作关系,产品最大的销售对象是日本、东南亚客户,现在国内业务量也增长迅速。在他看来,这次波动的主因还是杂粮的市场盲目性呈周期式发作的结果。“根据我个人的观察,杂粮尤其是豆类,一般每3到5年都会出现一次大的价格曲线波动,即如果某一年度种植量大,价格就会滑入低谷徘徊,那么第二年的种植则受价格下滑影响而面积减少,当面积减少的信息再反馈到市场层面,价格又会对应攀升。如此往复结果可想而知,只会频频伤及产供销各方和消费者。”他认为这轮杂粮价格的上涨过快,同样与这个大前提密切相关。首先是起因于去年杂粮尤其是绿豆、红小豆主产地气候异常而产量锐减。“正常年景红小豆平均单产125—150公斤/亩,但是由于主产地去年遭遇先旱后涝,才50到100公斤/亩,虽然种植面积高于上年,但总量还是明显低于常年。而绿豆比红小豆的量更少,因为不仅吉林产区减产幅度明显,黑龙江产区更是近乎绝收。在此大背景下,囤货惜售就会成为大小粮商的通用做法,粮农看到粮商这样,也更是越贵越不卖了。各方的观望情绪、惜售心理随着价格变化不断叠加,又会推动市场不断升温,最终价格就一路涨了上来,以至涨到谁都承受不起。”

这样解释今年的杂粮市场,其他粮商认为还需有所补充。他们认为,如果价格上涨只是限于市场内部各方博弈,这轮波动还不至背离常态。但今年太不一样了,涨得叫粮商、粮农、消费者个个心惊肉跳。其中原因,他们认为是悄悄进来的游资炒作助推使然。对这个说法,记者曾反复问过几名粮商,但大家很敏感,一般都不愿直说。只有不愿公开姓名的粮商透露说,这并非传言而是确有其事,他们就听说南方某省有人携大笔游资涉入,高价收进1万吨绿豆的事情,甚至还听到过有外资涉入囤货的风声。对游资炒作的说法,徐永涛说根据自己20多年的观察体会,这次杂粮圈里虽可能不排除外来户的身影,但人数应当会很少,他说搞杂粮生意面窄周期长,不可能像炒房、炒股那样左手进了马上就能右手出去,所以即使有游资也只会试着少做,进出的量绝不敢放大。他认为,要多从维护产业健康发展的角度,对杂粮产销市场进行理性化思考、加强制度化建设。

“不论是做出口还是做内销,我认为要确保杂粮市场平稳、健康运行,产销双方之间能实现订单化是目前最好的办法。”接受记者采访时,徐永涛多次强调自己的这个观点。他说他和不少有实力的杂粮业内同行,都曾努力尝试过这个办法,在真正实行的地方效果很好。但最大的难点,是怎样让企业和农户都能真正自觉地遵守、履行订单,目前看这还是个无解的难题。另外他还建议国家应尽快恢复杂粮期货市场,让农民、粮商在5月种植季节就能提前看到11月新粮保值交割的盘面价格,按照盘面价来提前确定各家的种植和收购存储计划。徐永涛说:“如果能恢复杂粮期货,杂粮市场遇到的所有矛盾,都会得到破解。”

武林群侠传中文版

智谋三国志手游

niuzaiqipai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