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件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四件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杂草抗性堪忧防除重在多样泽漆

发布时间:2020-11-04 08:50:17 阅读: 来源:四件套厂家

当前,使用化学除草剂已成为农民防除杂草最主要的手段。随着除草剂大量频繁使用,抗性杂草问题也日益凸显。日前,在安徽合肥举办的“第二届除草剂发展与推广应用交流会”上,众多专家和学者针对杂草抗性和安全性等问题把脉开方,呼吁通过加强新作用机理除草剂和药剂混配的开发,以及科学使用除草剂和多样化的治理技术,以延缓杂草抗性发展。

抗药性杂草发展态势堪忧

近年来,我国杂草防除面积逐年扩大,除草剂使用量也逐年增加,杂草抗性问题也随之而来。

“除草剂的长期单一使用,耕作制度和栽培技术的变化,机械跨区作业等导致农田杂草草相发生变化,杂草种群演替加快,抗性杂草发展迅速。”全国农技中心高级农艺师梁帝允介绍说,大多数作物田杂草如水稻、小麦、玉米、大豆等作物田间和菜田、果园等均已报道和反映杂草抗性问题。禾本科、阔叶草、莎草科等三大类杂草均已发现抗性杂草,有机磷类如草甘膦、吡啶类如百草枯、三嗪类如莠去津、氯酰胺类如乙草胺、丁草胺等,磺酰脲类如苄嘧磺隆、甲基二磺隆、烟嘧磺隆、吡嘧磺隆、苯磺隆等多种类型的除草剂都遭遇不同程度的抗性。按目前杂草抗药性发展趋势,今后一段时间我国抗药性杂草种类将较快增加。

山东省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李美介绍,麦田杂草抗药性呈快速发展态势。据山东省农科院植保所杂草研究室对山东省的抗性普查,山东省境内小麦田播娘蒿对苯磺隆抗性发展非常严重,抗性生物型已占总生物型的78%。部分地区如邹平、荷泽等地抗性水平较高,已达200-1500倍的抗性水平,原有的药剂已经不能控制其危害。

湖南省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刘都才指出,稻田稗草对二氯喹啉酸、五氟磺草胺、双草醚等常用除草剂产生抗性,部分双季稻地区高水平抗性。野慈姑、鸭舌草等阔叶杂草和异型莎草对吡嘧磺隆、苄嘧磺隆产生抗性。千金子的抗药性水平在逐年上升。“杂草抗药性的产生使除草剂的使用面临巨大挑战,以往具有良好防效的除草剂在生产上不能用,而防效抗性杂草替代除草剂品种少,防除难度增大,田间防效差,部分农民用药田块甚至无效。”

科学混用除草剂可延缓抗性

抗药性问题已成为杂草防除急需解决的难题,该如何有效应对?

沈阳化工研究院总工程师刘长令认为,除草剂抗性治理在于两点,一是研制新作用机理的化合物,二是除草剂的混用。以草甘膦为例,草甘膦近年来抗性愈来愈严重,但与草甘膦互补的除草剂,全新作用机理除草剂,至今并未出现。如何解决草甘膦抗性问题?刘长令指出了两点:

一是研制新作用机理的化合物或除草剂混用,比如与茎叶处理除草剂的混用。草甘膦对一些多年生杂草如飞廉、问荆等防效不理想,在生产上与苯氧羧酸类除草剂如2,4—滴等混用,既可以提高杂草防效,也解决了难防杂草问题,不仅对小飞蓬等恶性杂草防治效果好,而且能提高对莎草、阔叶杂草等的防治效果。

二是与土壤处理除草剂的混用。草甘膦土壤活性较低,只能有效防除出土的杂草。而生产上的杂草一般是点片、陆续发生,不断造成危害。针对这一问题,可以将草甘膦与一些土壤处理活性高的除草剂混用,达到“一杀一封”,既能延长除草剂的持效期,还可以减轻杂草危害。

“除了草甘膦与2,4-滴、麦草畏的复配,还可以与所有除草剂类型进行二元或三元复配。如将草甘膦与莠去津 噻吩磺隆 砜嘧磺隆等除草剂混用,取得良好的防效。”刘长令说。

“封杀结合”受到不少专家的认同。梁帝允建议,在大田作物杂草防除中,应大力推广土壤封闭和茎叶处理结合的科学防除技术,采用不同作用机理的除草剂组合,减少或延缓杂草抗药性产生。刘都才也认为,重视封闭,采用“一封,二杀(封),三补”的除草模式,前期降低杂草基数,中后期根据杂草情况进行补杀,是解决杂草抗性上升、杂草发生量大的可行手段。其中,“封”的效果至关重要,理想封闭药剂的要求是安全、除草效果好、持效期长。

亟须树立多样化的治理理念

专家指出,我国主要农田杂草呈加重发生趋势,难防、恶性杂草发生也越来越严重。农田杂草治理,特别是抗药性杂草治理的重要性更加突出。科学防除杂草,延缓抗性,要采用多样化的治理技术,既包括多样化的化学除草技术,也包括多样化的综合治理措施。

“农田杂草治理化学除草不可或缺,但不能依赖化学除草剂。”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张朝贤指出,要树立多样化的治理理念,强化抗药性杂草治理。要注意关口前移,降低杂草密度,化学除草应在同一生长季节、不同生长季节,选用杀草谱相同、作用机制不同的除草剂。可以通过多样化的机械、物理措施,最大限度降低杂草种子产生量和减少在田间的扩散,同时实施轮作,发挥作物的多样性,为多样化的杂草治理提供更多选择。可以发挥作物自身的生长优势和杂草竞争能力,运用作物品种、播期、播种密度、水肥管理、行距、苗床管理等农艺措施,抑制杂草危害。还可以采用稻田养鸭、养鱼、稻鸭萍共作的种养结合的多样性生物控草技术。

李美指出,很多农户使用除草剂存在误区,一种药剂连续多年使用,选用除草剂盲目跟风,不能针对自己田块的杂草种类选择适当药剂,除草剂使用时期和用量控制得不好。纠正农户这些不科学的用药观念很重要,应选择不同作用机制的除草剂混用或轮用,避免长期使用同一种或同一作用类型的除草剂;在播娘蒿的抗性区域,应停止单独使用苯磺隆或其他ALS抑制类除草剂,改为选用2-3种作用类型除草剂的复配制剂。除草剂应使用推荐剂量,避免使用低剂量喷药。同时可以采用包括生态控草、农艺控草、作物轮作等综合治理措施。

以上内容仅供大家参考了解,更多最新三农资讯、农药使用技术及农业技术支持欢迎至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查看。

环球冒险

全民穿越之宫无限金币版

91计划彩票

相关阅读